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世界姚氏宗亲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227|回复: 1

一生赤诚铸警魂 灵武民警姚志军连续执勤因公殉职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7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2591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发表于 2014-7-7 11:48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一生赤诚铸警魂 灵武民警姚志军连续执勤因公殉职

    www.nx.xinhuanet.com   2012年02月13日   来源: 宁夏日报
         2月12日,灵武市公安局家属院内哀乐齐鸣,吊唁的花圈从小区院内摆到了街道上。上千名群众、民警含着热泪,来参加这场遗体告别仪式。十几辆警车开道,载着灵车驶向火葬场。银川市公安局、宁东公安分局、灵武市公安局、灵武市政法委的主要领导亲临遗体告别仪式。公安部政治部主任蔡安季专门在宁夏公安厅信息快报上批示:“请宁夏厅政治部代为向姚志军同志不幸殉职表示沉痛哀悼,慰问亲属并委托办理善后事宜。”
        这是一位普通民警的葬礼。2月8日清晨,他在连续执勤十天后,在工作岗位上离开了人世,享年49岁。
        他的名字叫姚志军。灵武市马家滩镇派出所教导员。曾两次获个人三等功,四次被银川市、吴忠市评为“人民满意警察”和先进个人。

        正月十五刚过,他却在工作岗位上永远睡着了
        “我们以为他只是太累了,需要好好休息,早上都没打扰他,谁知道,他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”马家滩派出所协警马伟东悲恸地说。
        2月7日晚,在紧张处理完一天的工作后,姚志军带着3位协警员火速赶到距派出所6公里外的双马煤矿。当晚,双马煤矿要举行一场盛大的烟火晚会,必须全力做好安保工作。当夜,全区大降温,户外气温达到零下20多摄氏度,他们在天寒地冻的户外站了整整4个小时。
        回到派出所后,已是凌晨时分。浑身发冷的姚志军对同事们说要休息一下,就和衣在宿舍里躺下了。
        2月8日清晨10时,派出所的3个协警员有点奇怪,平时很早就开始工作的姚导怎么还没起床?直到10时40分,在灵武市开会的所长武进义打来电话说:“姚教导员怎么不接电话?你们给我叫叫他,有急事。”当时正在灵武办事的武进义焦急地说。
        接到所长电话,马伟东去敲姚志军的门,可无论怎么敲门、怎么叫唤都得不到回应。马伟东慌了,和另一个协警俩人一起猛地撞开了房门,发现躺在床上的姚志军已经全身冰凉。当他们把姚志军送到灵武市医院时,医生诊断姚志军已因突发性心肌梗塞救治无效死亡。
        “姚志军同志太累了!春节之后,他连续执勤十几天,都没有好好休息过。”武进义提起日前还朝夕相处的同事,满眼泪花。
        武进义告诉记者,马家滩派出所仅有3位民警,其中包括他和姚志军。为了弥补人手不足,派出所招聘了3名协警。去年下半年,一位负责户籍的女协警休产假,姚志军就主动承担起户籍办理的工作。今年春节,姚志军又主动承担了初五到元宵节的值班任务,整整十天,除了维护春节期间的安保工作,他还在追查手头的两个案子。按照值班规定,元宵节过后他可以休息几天,但2月7日为了确保双马煤矿焰火晚会安全,姚志军再次放弃了休假赶回来加班。这一次,他累倒在了工作岗位上。
        扎根基层,把工作做到人民心头的好民警
        马家滩镇是灵武市最边缘的一个乡镇。距离灵武市80多公里,距离银川市110多公里,距离宁东镇60多公里,距离吴忠市70多公里,偏僻荒凉。这里下辖枣泉、红柳、麦垛山、双马煤矿,以及3个电厂,辖区600平方公里,常住人口7000多人,流动人口3000余人,安保形势复杂。交通位置最偏远,人口居住最分散,这里是一个谁都不愿去的基层派出所。一些民警时常调侃:“不好好干就被发配到马家滩派出所去。”
        可就是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,姚志军来了。而且在这里扎根,把工作做到了群众心里。
        “工作能力强,干事雷厉风行。”“方法多,再大的事儿找姚志军准没错。”“爱笑,平时见谁都和蔼可亲,谁有难事儿都爱找他。”这是乡亲们对姚志军的评价。
        2011年6月的一个中午,100多位群众把双马煤矿的大门围了个水泄不通。激动的村民们喊着“还我血汗钱”,将准备下班回家的双马煤矿职工们被堵在大门内,不许一个人外出。气头上的群众指着镇长、书记眼窝子骂。有人给马家滩派出所报警,姚志军立即赶到现场。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姚志军对群众们说:“乡亲们,围攻煤矿是违法的!拖欠你们工资的是承包项目的公司,不是双马煤矿,你们把煤矿围住没有用啊!”“这么大的日头,在这儿干耗着又晒又累,咱不如到矿上的会议室去坐坐,好好商量商量怎么要钱才是最有效的法子!”闹事的群众一听,姚志军说得在情在理,几分钟后双马煤矿恢复了正常交通和生产。在会议室里,姚志军给群众们上了堂法律课,大家最终达成一致,通过法院起诉拖欠工资的和泰公司。几个月后,乡亲们拿到了被拖欠的76万元钱。
        2011年7月,马家滩村宁东矸石电厂建筑工地的一条大狼狗挣脱缰绳,偷逃到农户家中,咬死咬伤数只羊羔。其中贫困户马耀广家就被咬死4只。马耀广年过六旬,家里没有其他经济来源,唯一的依靠就是十来只羊。他气冲冲地找到电厂某负责人反映此事。该负责人却说:“你确定是我们厂子的狼狗?你看到了吗?”马耀广气得浑身发抖,却苦于毫无证据。姚志军听说此事后,对马耀广说:“您别担心,这事儿我给您讨回公道。”接下来几天,姚志军一直守在农户家中暗中盯梢,循着作案狼狗的爪印,一直追踪了几里路,看到狼狗进了电厂,当即将其擒获。被抓到时“案犯”嘴边还有一撮羊毛。姚志军把狼狗带到该负责人眼前时,该负责人当即认错,按照每只羊800元的价格向受害群众进行赔偿。拿到3200元钱,马耀广激动地连声道谢:“要不是姚教导员,俺这个老头子没处诉苦啊!”
        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。姚志军担任马家滩派出所教导员两年期间,马家滩刑事案件从2010年的46起下降到10起,同比下降78%;治安案件从2010年的43起下降到9起,同比下降79%;公民求助84起,调解处理纠纷70起,当地治安环境大为改观。
        一年回家不到四次,群众口中的好民警是不称职的家庭成员
        群众连声称赞的好民警姚志军在家里却是最不称职的儿子、丈夫、爸爸。
        “每年过年一大家人团团圆圆坐在一个桌上吃饭,独独缺姚志军。”姚志军的大姐姚淑珍说着就泪流满面。在她眼里,弟弟把工作看得比天都大。姚志军在公安岗位上工作27年,家人很少见他的面,每次见到都是行色匆匆。“就连他们两口子一年都见不到几面,家里的老小一切事务都交给我这个弟妹。”姚淑珍指着早已泣不成声的姚志军的妻子申平说。姚淑珍说,弟弟总是把群众的事情放在心头,然而他自己家里的事情他却没时间去办。姚志军的儿子和儿媳至今没有正式工作,7个月大的孙子还没有来得及入户口。
        今年过年是姚志军一家最难忘的一个年。
        大年三十晚上,姚志军回到家中,他说:“平时没时间陪你们,今年好好跟家人过个年。”初一到初四,他一直陪着妻子、儿子和年过八旬的父母。初五的饺子没来得及吃,姚志军就去加班。等到家人再见到他,已到了元宵节。姚志军满心愧疚,陪着81岁老父亲吃长寿面、转街。2月7日中午,姚志军跟妻子申平在家吃了一顿饭,这是夫妻俩一年里为数不多的在一个桌上吃饭。“一个电话打来他就穿上警服走了,连句话都没说。谁知道再也见不到了。”申平回想起这一幕,泪水不断地往下淌。
        “爸爸的一身警服比什么都重要。”2月12日,看到赶了80里路从马家滩专程来为姚志军送别的乡亲们,姚志军的儿子说,他到此刻才理解了父亲。(记者尚陵彬)
        来源:宁夏日报
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7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2591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7-7 11:51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[tr][/tr]


    马家滩派出所民警姚志军连续执勤因公殉职
    http://www.nx.cn/thread-5875246-1-1.html
    (出处: 宁夏网虫)

         2月12日,灵武市公安局家属院内哀乐齐鸣,吊唁的花圈从小区院内摆到了街道上。上千名群众、民警含着热泪,来参加这场遗体告别仪式。十几辆警车开道,载着灵车驶向火葬场。银川市公安局、宁东公安分局、灵武市公安局、灵武市政法委的主要领导亲临遗体告别仪式。公安部政治部主任蔡安季专门在宁夏公安厅信息快报上批示:“请宁夏厅政治部代为向姚志军同志不幸殉职表示沉痛哀悼,慰问亲属并委托办理善后事宜。”  这是一位普通民警的葬礼。2月8日清晨,他在连续执勤十天后,在工作岗位上离开了人世,享年49岁。
      他的名字叫姚志军。灵武市马家滩镇派出所教导员。曾两次获个人三等功,四次被银川市、吴忠市评为“人民满意警察”和先进个人。
      正月十五刚过,他却在工作岗位上永远睡着了
      “我们以为他只是太累了,需要好好休息,早上都没打扰他,谁知道,他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”马家滩派出所协警马伟东悲恸地说。
      2月7日晚,在紧张处理完一天的工作后,姚志军带着3位协警员火速赶到距派出所6公里外的双马煤矿。当晚,双马煤矿要举行一场盛大的烟火晚会,必须全力做好安保工作。当夜,全区大降温,户外气温达到零下20多摄氏度,他们在天寒地冻的户外站了整整4个小时。
      回到派出所后,已是凌晨时分。浑身发冷的姚志军对同事们说要休息一下,就和衣在宿舍里躺下了。
      2月8日清晨10时,派出所的3个协警员有点奇怪,平时很早就开始工作的姚导怎么还没起床?直到10时40分,在灵武市开会的所长武进义打来电话说:“姚教导员怎么不接电话?你们给我叫叫他,有急事。”当时正在灵武办事的武进义焦急地说。
      接到所长电话,马伟东去敲姚志军的门,可无论怎么敲门、怎么叫唤都得不到回应。马伟东慌了,和另一个协警俩人一起猛地撞开了房门,发现躺在床上的姚志军已经全身冰凉。当他们把姚志军送到灵武市医院时,医生诊断姚志军已因突发性心肌梗塞救治无效死亡。
      “姚志军同志太累了!春节之后,他连续执勤十几天,都没有好好休息过。”武进义提起日前还朝夕相处的同事,满眼泪花。
      武进义告诉记者,马家滩派出所仅有3位民警,其中包括他和姚志军。为了弥补人手不足,派出所招聘了3名协警。去年下半年,一位负责户籍的女协警休产假,姚志军就主动承担起户籍办理的工作。今年春节,姚志军又主动承担了初五到元宵节的值班任务,整整十天,除了维护春节期间的安保工作,他还在追查手头的两个案子。按照值班规定,元宵节过后他可以休息几天,但2月7日为了确保双马煤矿焰火晚会安全,姚志军再次放弃了休假赶回来加班。这一次,他累倒在了工作岗位上。
      扎根基层,把工作做到人民心头的好民警
      马家滩镇是灵武市最边缘的一个乡镇。距离灵武市80多公里,距离银川市110多公里,距离宁东镇60多公里,距离吴忠市70多公里,偏僻荒凉。这里下辖枣泉、红柳、麦垛山、双马煤矿,以及3个电厂,辖区600平方公里,常住人口7000多人,流动人口3000余人,安保形势复杂。交通位置最偏远,人口居住最分散,这里是一个谁都不愿去的基层派出所。一些民警时常调侃:“不好好干就被发配到马家滩派出所去。”
      可就是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,姚志军来了。而且在这里扎根,把工作做到了群众心里。
      “工作能力强,干事雷厉风行。”“方法多,再大的事儿找姚志军准没错。”“爱笑,平时见谁都和蔼可亲,谁有难事儿都爱找他。”这是乡亲们对姚志军的评价。
      2011年6月的一个中午,100多位群众把双马煤矿的大门围了个水泄不通。激动的村民们喊着“还我血汗钱”,将准备下班回家的双马煤矿职工们被堵在大门内,不许一个人外出。气头上的群众指着镇长、书记眼窝子骂。有人给马家滩派出所报警,姚志军立即赶到现场。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姚志军对群众们说:“乡亲们,围攻煤矿是违法的!拖欠你们工资的是承包项目的公司,不是双马煤矿,你们把煤矿围住没有用啊!”“这么大的日头,在这儿干耗着又晒又累,咱不如到矿上的会议室去坐坐,好好商量商量怎么要钱才是最有效的法子!”闹事的群众一听,姚志军说得在情在理,几分钟后双马煤矿恢复了正常交通和生产。在会议室里,姚志军给群众们上了堂法律课,大家最终达成一致,通过法院起诉拖欠工资的和泰公司。几个月后,乡亲们拿到了被拖欠的76万元钱。
      2011年7月,马家滩村宁东矸石电厂建筑工地的一条大狼狗挣脱缰绳,偷逃到农户家中,咬死咬伤数只羊羔。其中贫困户马耀广家就被咬死4只。马耀广年过六旬,家里没有其他经济来源,唯一的依靠就是十来只羊。他气冲冲地找到电厂某负责人反映此事。该负责人却说:“你确定是我们厂子的狼狗?你看到了吗?”马耀广气得浑身发抖,却苦于毫无证据。姚志军听说此事后,对马耀广说:“您别担心,这事儿我给您讨回公道。”接下来几天,姚志军一直守在农户家中暗中盯梢,循着作案狼狗的爪印,一直追踪了几里路,看到狼狗进了电厂,当即将其擒获。被抓到时“案犯”嘴边还有一撮羊毛。姚志军把狼狗带到该负责人眼前时,该负责人当即认错,按照每只羊800元的价格向受害群众进行赔偿。拿到3200元钱,马耀广激动地连声道谢:“要不是姚教导员,俺这个老头子没处诉苦啊!”
      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。姚志军担任马家滩派出所教导员两年期间,马家滩刑事案件从2010年的46起下降到10起,同比下降78%;治安案件从2010年的43起下降到9起,同比下降79%;公民求助84起,调解处理纠纷70起,当地治安环境大为改观。
      一年回家不到四次,群众口中的好民警是不称职的家庭成员
      群众连声称赞的好民警姚志军在家里却是最不称职的儿子、丈夫、爸爸。
      “每年过年一大家人团团圆圆坐在一个桌上吃饭,独独缺姚志军。”姚志军的大姐姚淑珍说着就泪流满面。在她眼里,弟弟把工作看得比天都大。姚志军在公安岗位上工作27年,家人很少见他的面,每次见到都是行色匆匆。“就连他们两口子一年都见不到几面,家里的老小一切事务都交给我这个弟妹。”姚淑珍指着早已泣不成声的姚志军的妻子申平说。姚淑珍说,弟弟总是把群众的事情放在心头,然而他自己家里的事情他却没时间去办。姚志军的儿子和儿媳至今没有正式工作,7个月大的孙子还没有来得及入户口。
      今年过年是姚志军一家最难忘的一个年。
      大年三十晚上,姚志军回到家中,他说:“平时没时间陪你们,今年好好跟家人过个年。”初一到初四,他一直陪着妻子、儿子和年过八旬的父母。初五的饺子没来得及吃,姚志军就去加班。等到家人再见到他,已到了元宵节。姚志军满心愧疚,陪着81岁老父亲吃长寿面、转街。2月7日中午,姚志军跟妻子申平在家吃了一顿饭,这是夫妻俩一年里为数不多的在一个桌上吃饭。“一个电话打来他就穿上警服走了,连句话都没说。谁知道再也见不到了。”申平回想起这一幕,泪水不断地往下淌。
      “爸爸的一身警服比什么都重要。”2月12日,看到赶了80里路从马家滩专程来为姚志军送别的乡亲们,姚志军的儿子说,他到此刻才理解了父亲。(记者 尚陵彬)




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关闭

    站长推荐上一条 /3 下一条

    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世姚网 ( 粤ICP备19085090号 )

    GMT+8, 2022-10-3 15:38 , Processed in 0.138419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